傀儡(1)

时间:2019-08-13 来源:www.christianlouboutinsflats.com

?

  雨声淅淅,似乎一入春就再没有停过,空气里氤氤氲氲当水蒸气出来时,窗户门廊上的木漆掉落,细小的霉菌在它上面生长。我靠在墙上听雨。

门砰地一声,这是师父,我很高兴。

“主。”

“嘿,最近身体怎么能好起来?”

“谢谢你,师父,我很在乎。我好多了。”当我说我会站起来时,我只能从床上掉下来,离开它半英尺远。师父迅速支持我。

“对不起。”我对自己的身体很生气。

“没什么,我的儿子,我来这儿为你找药。”

我抬头看着她的眼睛,师父仍然如此温柔,她的眼睛温柔,人们无法逃脱。

我得到了帮助,师父在我背后插针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的整个身体逐渐变得麻木。从运动的不便到我无法感受到背部针灸的事实,我只能保持安静。坐着,无聊地听着窗外的雨和青蛙。

一根针刺穿了我的后颈,主人抱着我轻声说道,“睡觉。”

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,我慢慢睁开眼睛,感到酸痛,但我知道,我终于好了。

师父过来笑了笑,看着我站起来向她致敬。她拉起我的手,问道:“这样更好吗?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我微笑着盘旋:“主人,看!我可以再站起来。”然后腿轻轻地落下,主人抓住了我。 “你已经躺了十年。这只是起床,慢。运动慢,不要担心。”

十年?我有点尴尬记住一大块蟑螂,因为我在床上,我找不到任何记忆。我是否像这样听了十年的雨?谁在这期间来过这里?谁跟我说过话?

师父看见我困惑,轻声笑了笑:“别想太多,休息一下,我晚上会给你一汤。”

我应该仔细看着师父,师父也看着我,她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已经长大了?”

“不.”我害羞地低下头。师父仍是大师。她一点也不老。怎么可能是十年?我试着回想过师父过去的样子,但我的头越来越沉重,我逐渐睡着了。

师父,你不知道,我想让你帮我刻意假装摔倒。

梦想很尴尬,似乎有很多故事,但他们记不起任何东西。

有人似乎在叫我的名字,成千上万的火箭射向我,很多人都喊道:杀了她!杀了她!杀了她.

一只很酷的手遮住了我的头,我醒了,师父:“师父,我很伤心,我不知道为什么,这太伤心了,天空的悲伤会淹没我。”我哭了。

大师拍拍我的背,以安抚我:“好的,一切都消失了,你将有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
96

何婷

0.2

2019.07.2623: 12

字数883

雨声尖叫,似乎一旦它进入春天,它就永不停止。空气从空中冒出来,木漆落在窗户的门廊上。它上面有精细的模具。我靠在墙上。雨。

门砰地一声,这是师父,我很高兴。

“主。”

“嘿,最近身体怎么能好起来?”

“谢谢你,师父,我很在乎。我好多了。”当我说我会站起来时,我只能从床上掉下来,离开它半英尺远。师父迅速支持我。

“对不起。”我对自己的身体很生气。

“没什么,我的儿子,我来这儿为你找药。”

我抬头看着她的眼睛,师父仍然如此温柔,她的眼睛温柔,人们无法逃脱。

我得到了帮助,师父在我背后插针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的整个身体逐渐变得麻木。从运动的不便到我无法感受到背部针灸的事实,我只能保持安静。坐着,无聊地听着窗外的雨和青蛙。

一根针刺穿了我的后颈,主人抱着我轻声说道,“睡觉。”

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,我慢慢睁开眼睛,感到酸痛,但我知道,我终于好了。

师父过来笑了笑,看着我站起来向她致敬。她拉起我的手,问道:“这样更好吗?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我微笑着盘旋:“主人,看!我可以再站起来。”然后腿轻轻地落下,主人抓住了我。 “你已经躺了十年。这只是起床,慢。运动慢,不要担心。”

十年?我有点尴尬记住一大块蟑螂,因为我在床上,我找不到任何记忆。我是否像这样听了十年的雨?谁在这期间来过这里?谁跟我说过话?

师父看见我困惑,轻声笑了笑:“别想太多,休息一下,我晚上会给你一汤。”

我应该仔细看着师父,师父也看着我,她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已经长大了?”

“不.”我害羞地低下头。师父仍是大师。她一点也不老。怎么可能是十年?我试着回想过师父过去的样子,但我的头越来越沉重,我逐渐睡着了。

师父,你不知道,我想让你帮我刻意假装摔倒。

梦想很尴尬,似乎有很多故事,但他们记不起任何东西。

有人似乎在叫我的名字,成千上万的火箭射向我,很多人都喊道:杀了她!杀了她!杀了她.

一只很酷的手遮住了我的头,我醒了,师父:“师父,我很伤心,我不知道为什么,这太伤心了,天空的悲伤会淹没我。”我哭了。

大师拍拍我的背,以安抚我:“好的,一切都消失了,你将有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
雨声尖叫,似乎一旦它进入春天,它就永不停止。空气从空中冒出来,木漆落在窗户的门廊上。它上面有精细的模具。我靠在墙上。雨。

门砰地一声,这是师父,我很高兴。

“主。”

“嘿。最近身体好转了吗?

“谢谢你,师父,我很在乎。我好多了。”当我说我会站起来时,我只能从床上掉下来,离开它半英尺远。师父迅速支持我。

“对不起。”我对自己的身体很生气。

“没什么,我的儿子,我来这儿为你找药。”

我抬头看着她的眼睛,师父仍然如此温柔,她的眼睛温柔,人们无法逃脱。

我得到了帮助,师父在我背后插针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的整个身体逐渐变得麻木。从运动的不便到我无法感受到背部针灸的事实,我只能保持安静。坐着,无聊地听着窗外的雨和青蛙。

一根针刺穿了我的后颈,主人抱着我轻声说道,“睡觉。”

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,我慢慢睁开眼睛,感到酸痛,但我知道,我终于好了。

师父过来笑了笑,看着我站起来向她致敬。她拉起我的手,问道:“这样更好吗?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我微笑着盘旋:“主人,看!我可以再站起来。”然后腿轻轻地落下,主人抓住了我。 “你已经躺了十年。这只是起床,慢。运动慢,不要担心。”

十年?我有点尴尬记住一大块蟑螂,因为我在床上,我找不到任何记忆。我是否像这样听了十年的雨?谁在这期间来过这里?谁跟我说过话?

师父看见我困惑,轻声笑了笑:“别想太多,休息一下,我晚上会给你一汤。”

我应该仔细看着师父,师父也看着我,她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已经长大了?”

“不.”我害羞地低下头。师父仍是大师。她一点也不老。怎么可能是十年?我试着回想过师父过去的样子,但我的头越来越沉重,我逐渐睡着了。

师父,你不知道,我想让你帮我刻意假装摔倒。

梦想很尴尬,似乎有很多故事,但他们记不起任何东西。

有人似乎在叫我的名字,成千上万的火箭射向我,很多人都喊道:杀了她!杀了她!杀了她.

一只很酷的手遮住了我的头,我醒了,师父:“师父,我很伤心,我不知道为什么,这太伤心了,天空的悲伤会淹没我。”我哭了。

大师拍拍我的背,以安抚我:“好的,一切都消失了,你将有一个新的开始。”